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途歌共享汽车全线溃败 押金全退要365年
途歌共享汽车全线溃败 押金全退要365年

办公室、搬电脑、喇叭喊话、围堵CEO……这些是近日在共享汽车“途歌”北京总部上演的讨债一幕。陷入退款风暴的“途歌”表示,一天最多只能退15人;按每人1,500元押金计算, 200万名用户若要拿回押金,需要365年。

多地办事处人去楼空

综合报导,途歌在全国范围内爆发了退押金难情况,12月,众多途歌用户来到途歌北京、深圳、广州、上海公司所在地,要求退还自己的1,500元押金。与此同时,还有不少供应商和途歌员工在现场“讨债”。

但是近几日,途歌西安办事处大门紧闭,无人应答。

另外,途歌在成都的办事处也已无人办公。早在9月25日,就有自称西安途歌地勤人员爆料,西安途歌拖欠地勤工资,大部分西安地勤工作人员已离职。

除了分公司,途歌位于北京的总部情况也不乐观。

北京总部CEO遭围堵

12月24日,途歌创始人兼CEO王利峰在北京总部办公楼下的停车场遭用户围堵。当时王利峰向用户表示:“保证大家一定能收到(押金)。”

不久前,途歌北京总部爆发过激烈冲突。途歌总部装饰用的数十盆盆栽被前来要求退押金的用户踢倒,甚至有用户企图将途歌公司工位上闲置的笔记本电脑充当“抵押品”带走,后被警察劝阻。

据媒体统计,途歌在全国现有的注册用户数量已达300万人。如若按照300万人计算,每位用户押金为1,500元,那么,途歌的押金规模便高达45亿元,即便按照此前宣称的200万注册用户数量,总资金量也在30亿元规模上下。照此前途歌工作人员承诺的一天只能退15人,估计要365年才能退完。

多地无车可用

然而,比愈演愈烈的退押金潮更严重的是途歌在多地已经无车可用。据一位途歌用户反映:“前一天晚上还可以看到所在区域有不少车,第二天早上要用的时候附近就一辆车都没有了。”

据悉,广州的途歌共享汽车曾在短时间内被清空。而在12月22日当晚的北京,途歌APP已经无法正常打开。

据业内人士透露,途歌很大一部分的车辆来自于租赁公司。近期,郑州达喀尔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全部回收租给途歌的200辆车。同时,该公司也在和途歌走解除合约的程序。

据悉,在途歌北京总部,一名到场维权的供应商曾表示:“我们找途歌主要是解决高额停车费的问题。他们长期按月租我们的车,途歌也给我们交押金,但押金根本就是资不抵债。我们公司有500多辆车,拖我们得有小半年了,拖了100多万元,重要的是没线下管理。”

在天眼查看到,途歌自身风险提示几乎全部为因租赁合同纠纷而被他人起诉。

长期研究共享经济的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李俊慧表示,共享汽车行业资金周转期长、回款率底,短期内依旧属于需要“持续烧钱投入”的模式。

公开资料显示,途歌成立于2015年7月,主打汽车分时租赁,采用随取随还的模式。途歌过去已经完成6轮融资,累计融资额超过6,000万美元。最近一轮B+轮融资于10月完成,金额达千万美元。对于途歌必须偿还的数十亿元押金来说 ,融到的钱也只是杯水车薪。

途歌租赁的车多是宾士(Benz)、宝马(BMW)、奥迪(Audi)等高端品牌,自然增加不少车辆租赁和营运成本;采随借随停的模式,也需要负担高昂的停车费成本;再加上途歌的免费加油系统,还需要负担油费。

纷纷倒闭的共享汽车

途歌并不是第一家出现资金问题的共享汽车。自2017年3月友友用车倒闭之后,已经先后有EZZY、麻瓜出行、巴歌出行等共享汽车企业停运甚至倒闭。今年11月,试营运逾1年的美团共享汽车业务也暂停试点。

共享经济是又一个被挫爆的泡沫。企业几乎都是靠着用户的押金在短时间内吸收大量资金,且不用向用户付利息,相关监管机制一直遭到质疑。

如您使用平板,请横屏查看更多精彩内容

安徽贤德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 电脑版  手机版  合肥市瑶海区长江东路524号快达小康苑7(B)幢101.102.201.202室